揭秘海南黃花梨暴漲:幾年漲百倍 有價無市

海南黃花梨在過去也就是普通的木材,當時人們只是用來做家具和日常用具,如算盤、木工用的墨斗等。海南黃花梨家具肌理花紋如行雲流水,不用上漆,隻需稍稍打磨上蠟就別有特色,樣式簡潔、線條明快。


 海南黃花梨在過去也就是普通的木材,當時人們只是用來做家具和日常用具,如算盤、木工用的墨斗等。但后來隨著收藏的興起,加之黃花梨的材料緊缺,黃花梨的價格一直上漲,尤其在近幾年上漲了幾百倍,甚至近千倍。個中原因除了炒作之外,黃花梨原料稀缺也是重要原因。

  黃花梨收藏市場,曾經輝煌,也幾度低迷。但古典家具在今年的相關拍賣中卻表現搶眼,這也是藏家對家具收藏信心充分釋放的結果。專家認為,拍賣公司今年推出黃花梨專場,正是看中了市場對稀缺珍貴木材這個不可復制品的旺盛需求。

  揭秘海南黃花梨

  海南黃花梨是中國明代和清代早期最受推崇的木料。因為它花紋美麗、色澤柔和、有香味容易進行深顏色和淺顏色的調配,可表現出淺黃、深黃、深褐色﹔海南黃花梨也適合鑲嵌,具有加工性能良好、軟硬輕重適中、不易變形等特點,特別適宜制作榫卯,所以成為當時最佳的木料選擇。

  海南黃花梨家具肌理花紋如行雲流水,不用上漆,隻需稍稍打磨上蠟就別有特色,樣式簡潔、線條明快。黃花梨之美含蓄不張揚,符合人們的審美,也是中國文人追求的境界。

  清代中期后,隨著人們對木材顏色的審美變化,尤其是皇家對深顏色的紫檀、老紅木重視,黃花梨就逐漸退出了蘇廣和北京地區。只是在海南地區、雷州半島地區被民間制作家具、制作工具和蓋子使用。

  由於海南黃花梨稀少,在上世紀前半葉國家禁止採伐,隻有小根的木材可以作為藥材經營,這樣就顯得十分珍稀。經過王世襄先生《明式家具研究》一書的考証和實地考察,認為中國好的明式家具都是使用海南黃花梨制作,因此海南黃花梨的身價也隨之水漲船高。

  近10年,中國仿古家具的興起,古典家具作為家居陳設已成為一種時尚,大量的仿古家具商也如雨后春筍般冒出,他們去海南買舊料和小料,使得原料更加緊張而身價暴漲。

  幾年漲百倍 有價無市

  近日,記者走訪北京古典家具市場發現,紅木尤其是海南黃花梨的價格近年上漲幅度很大,幾年漲了幾百倍,長年從事黃花梨收藏鑒賞的余彩華告訴記者:“2011年3000-5000元/斤、2012年5000-10000元/斤,目前價格還在上漲。”

  海南黃花梨的價格根據其樹料的差異而不同,上等的黃花梨原料如今的價格達到上萬元。在潘家園古玩市場多年經營黃花梨的曹文華告訴記者:“普通海 南黃花梨當前的價格在五六千元一斤,而5年前的價格最多是兩三千元一斤。當前樹根料的價格2800-3500元/斤。由於黃花梨的木料越來越少,其價格還 會繼續上漲。”

  海南黃花梨近年的價格上漲幅度如此大,一方面由於海南黃花梨原料稀缺﹔另一方面有炒作的因素。對於海南黃花梨的前景,業內也有不同的聲音。據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專家告訴記者,三四十年后,海南種的一批新的黃花梨就會上市,到那個時候海南黃花梨的價格會大幅度下跌。

 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海南黃花梨的“有價無市”。在記者的採訪調查中發現,即便海南黃花梨的價格漲到這麼高,但是它的銷量並沒有水漲船高。眾多 商家告訴記者,和去年同期相比,海南黃花梨的銷量並沒有增加。業內專家分析:“海南黃花梨量少,從目前來看是奢侈品,購買者多是藏家。一般人不會把它買回 家當家具使用。”

  識貨是關鍵  然而,隨著黃花梨市場的升溫,一些不良的市場現象也隨之產生。目前市面上的海南黃花梨造假現象嚴重,尤其是海南黃花梨佛珠。市場上以老酸枝摻進去充當海南黃花梨賣﹔以越黃、非洲的一種花檀冒充海南黃花梨。

  其中,市場最難區別的就是越南黃花梨和海南黃花梨了,它們之間有很多共性。一般人不容易辨別。

  商報鏈接

  怎樣辨別海南黃花梨與越南黃花梨

  ■香氣

  海南黃花梨(以下簡稱“海黃”)氣味辛香、清幽、自然。越南黃花梨(以下簡稱“越黃”)香氣中夾有酸味、臭味,談不上迷人以至想多吸,個別人甚 至感覺不適。當然,如果是越黃老料,紋理美麗與海黃難辨,其香味也幾乎與海黃無區別。假如是一種被水長期浸泡過的海黃,也有酸香味,很多人以為那是越黃。 近年來海南昌江等地大興土木,從江河、水庫中就撈出了一些這種料。

  ■紋理

  越黃紋理散開度大(巴西花梨紋理散開度更大,它似乎是把海黃的局部紋理放大了幾十倍),紋理像墨汁在宣紙上開了一些。海黃紋理線條流暢、生動,恣意揮洒﹔越黃紋理線條相對生硬、呆板,總體案缺乏意象,很多地方呈麻絲狀。

  ■色澤

  海黃色彩多樣,除主色調為金黃色外,還有黃白、紫、褐、紅、黑,以及它們之間的任意組合甚至多種色調組合於一塊木料中﹔越黃大部分僅是黃色,而且偏淺,中間有時夾紫藥水顏色。海黃畫面總體潔淨,尤如明心見性的清純山水畫﹔越黃畫面感覺臟,不時夾有點點霉斑。

  ■密度(毛孔)

  海黃比重總體不如大葉紫檀、小葉紫檀,可與酸枝接近,但比越黃密實,比重大。因此,海黃橫切面毛孔細小於越黃,縱切牛毛紋細小於越黃。但包括許多行家、經營者,都把密度給絕對化了。實際上,有時候海黃毛孔要粗大於越黃。

  ■手感

  越黃撫摸時,略微發澀,會挂手,甚至可以感覺有顆粒、有凹凸。海黃經高標號砂紙打磨、拋光后,其手感幾乎比所有材質都好。因為比重較大,海黃掂在手中有沉甸感﹔而越黃則顯得輕飄些,但若是越黃老樹根,可能沉甸感還大於海黃東部料。

  ■瑩光

  海黃體內含豐富油質。因此,打磨后光潔度高,有玻璃面之感。其外表常如綢緞面,瑩光閃爍明顯﹔越黃油性要低於海黃30%左右,由於油性達不到瑩光閃 爍的“臨界點”,所以很少能有如此的瑩光閃爍(小葉紫檀甚至酸枝,有的也有局部呈綢緞面,也有瑩光)。還有,海黃由於生長環境惡劣或受強台風搖曳或受石頭 擠壓,會有褶皺紋﹔越黃則較少見,即使有,也不生動。

  ■鬼臉

  大部分人都把海黃的特征歸之為有“鬼臉”。事實上,所謂“鬼臉”,就是結節、疙瘩。所有木材,其實都有,隻不過它們生長快速,比如杉木,結節很 大,就不起眼、不好看。鬼臉不僅是越黃的明顯特征,紫檀、酸枝等其他硬木也有。但海黃的鬼臉更多、更鬼,面上布得更密集、鬼臉更豐富多姿。除了傳統上大家 說的“狸貓”、“鳳眼”外,最精彩的應是寫實的真鬼臉。此外,海黃的鬼臉還應包括其他的飛禽走獸、自然物象。而越黃的鬼臉形象則單調。

Featur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