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大千與陳半丁之「石濤畫冊」

上世紀30年代的一天,北平。十多名畫家正在雅宴。宴席上,酒過三巡,年齡最大、名望最高的大畫家陳半丁老人,興高采烈地告訴大家:他新近搜獲到清初著名畫家石濤一部畫冊精品,精美超逸,世所罕見。他宣佈,將邀請北平藝苑名流第二天晚六時,到他家中鑑賞這部石濤畫冊!


第二天傍晚,受到邀請的民國中國畫學會會長周養閹,和當時著名畫家黃君壁、馬晉、王雪濤、于非闇、徐燕孫等陸續蒞臨陳半丁府中。陳半丁邀請了一眾畫苑名流,卻忘記了一個人——客居北平,初登畫壇、尚無名氣的年輕畫家張大千。

張大千,自幼習畫,臨摹石濤、八大山人、徐渭和吳昌碩的畫,尤其研習石濤多年,畫得幾可亂真,有「南方石濤」之稱。當天下午,他風聞有此雅集,鑑賞石濤精品,因而不等陳半丁相邀,張大千就直趨陳府求見,求教陳半丁出示藏畫觀摩。陳半丁時為大畫家,對出道不久的張大千給予冷遇,離座而去,留下張大千一人在客廳里坐冷板凳。

張大千受此冷落,雖不高興,但為了鑑賞石濤的繪畫珍品,他不得不忍氣吞聲地挨了三個多小時。到了6點多,賓客齊集,陳半丁先在宴席上講了一通開場白:幸獲名跡,不敢私秘自珍,願為好友共賞云云。張大千被擠在這批名流的外圈,待陳半丁示人捧出畫冊,剛剛展示,張大千就情不自禁地大叫:「是這個冊子啊!不用看了,我曉得!」陳半丁頓時被年輕的張大千的狂妄急躁弄得生氣,陳半丁心想畫冊還未全打開,你喧譁什麼?於是,他學著張大千的四川口音大聲說:「你曉得,你曉得啥子嘛?」


張大千卻不慌不忙地講出,此畫冊第一頁畫的是什麼,第二頁畫的是什麼,題的什麼款,用的什麼印章,如數家珍,一一道來。陳半丁與眾畫家一邊聽張大千講,一邊翻看畫冊 ,進行核對,發現張大千竟說得絲毫不差。陳半丁與眾畫家十分驚奇,陳半丁差點連眼鏡都滑落到地上了。畫家黃君壁以為張大千記憶超人,驚異地問張大千:你怎麼記得這麼清楚?張大千的回答,則使大家大吃一驚。他嘴角微笑地說:「這畫冊是我畫的,咋個不曉得?」

待張大千娓娓道來,大家才知道,這畫冊是張大千以前臨摹石濤畫風的習作。殊不知張大千這習作畫冊,後經流傳,失落多年,不知怎麼,竟輾轉到陳半丁手裏,還成了「石濤藏畫」。張大千臨摹之精,畫藝水平之高,竟瞞過了一代國畫大師與老前輩陳半丁之眼,令北平諸多畫家刮目相看 。從此,張大千在民國畫界名聲大振。

Featured Posts
Posts are coming soon
Stay tuned...
Recent Posts
Archive
Search By Tags
No tags yet.
Follow Us
  • Facebook Basic Square
  • Twitter Basic Square
  • Google+ Basic Square